[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鲁煤录茅露脫   禄脝脮脗陆煤:赂锚露没掳脥脟脟路貌脛脩脤芒脰庐脦氓拢潞脮脣虏禄脛脺露录脣茫脭脷碌脷脛么虏庐掳茂脥路脡脧 2023-01-31 14:36:27  [点击:4051]
子曰:当仁不让


2022 年 9 月 29 日
【账不能都算在第聂伯帮头上】


酗酒、搞对象和政治笑话,是苏联人日常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1970年流亡苏联定居中亚的雷光汉,初入苏联时,对上上下下都讲政治笑话的现象极为震惊,甚至官员提审人犯时,居然会当着审讯对象交流最新的政治笑话。



比起斯大林时代的苏联人,这一届的苏联人民毫无政治觉悟。

斯大林时代普遍强制劳动和义务劳动,人们不敢怨言,高福利的勃列日涅夫时代,不但讲政治笑话,偷窃、磨洋工、酗酒、旷工、毁坏工具和设备现象日益严重。1979年因待遇问题,发生300多起工人拒绝上班的群体性事件。

比苏联人民更糟糕的,是苏联官员。政治笑话泛滥,本身就是他们在苏联人眼中形象的折射。

表现最糟糕的是勃列日涅夫本人。

勃列日涅夫是赫鲁晓夫在乌克兰工作期间的部下,在赫鲁晓夫提拔和举荐下,1952年进入中央,赫鲁晓夫成为领导核心后,勃列日涅夫成为赫鲁晓夫的左膀右臂。


1964年10月,勃列日涅夫与柯西金、苏斯洛夫、谢列平等人联手把赫鲁晓夫赶下台,并就任总书记。

勃列日涅夫被推举为总书记,是政治局的同志们从历史中总结经验教训,一致取得的宝贵意见。

斯大林是个喜欢清除老同志的领袖,同志们被叫去开会,有时会担心能否平安回家。赫鲁晓夫上台后,大家的生命有了保障,但赫鲁晓夫的改革动辄大换班,领导席位的翻牌率甚至远远高于斯大林时代。

勃列日涅夫的优点是不折腾,善于团结领导班子。赫鲁晓夫制定的干部任期制、中央委员会每次更新1/4、削减干部待遇等规矩,被勃列日涅夫逐一废除,保障了同志们的地位。

即使是与勃列日涅夫意见不同,他们也不会被逮捕甚至杀害,最多只是退休或离开中央,老百姓不满,只是进疯人院而不用担心被处决,苏联的政治生活终于不再严酷。

它的副作用是整个国家机器都跟着政治局的同志们一起慢慢变老,年轻干部的仕途变得非常内卷。

更卷的是,勃列日涅夫举贤特别不避亲,儿子、女婿都是副部级,一个外贸部,一个内务部,自家的孩子信得过,上行下效,裙带关系从中央蔓延到地方,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权力集团或政治帮派。


最大的,当然是勃列日涅夫本人为核心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帮」(简称第聂伯帮)。

这个名字源于勃列日涅夫出生于乌克兰第聂伯罗捷尔任斯克,毕业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冶金学院,担任过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委第一书记。

勃列日涅夫成为新一代领导核心后,大力提拔早期革命生涯相识的朋友、同学、同事或部下,这些人多来自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


勃列日涅夫去世前,「第聂伯帮」地位较为显赫的有:

后任总书记的契尔年科、总理吉洪诺夫、书记处书记基里连科、乌克兰书记谢尔比茨基、哈萨克斯坦书记库纳耶夫、内务部长谢洛科夫、国防部长格列齐克、克格勃第一副主席茨威贡、克格勃副主席齐涅夫、中央办公厅主任帕夫洛夫……

克格勃二把手茨威贡在苏联声誉极高,他是著名谍战作家,曾间接影响了普京的人生轨迹——普京看了电视连续剧《春天的17个瞬间》后决心加入克格勃,而茨威贡是该剧总顾问。茨威贡由作家转行成克格勃二把手,一是他创作过大量间谍作品,二是他与勃列日涅夫是连襟。


另外,空军元帅、民航部部长布加耶夫,以前是勃列日涅夫的专机驾驶员。

「第聂伯帮」几乎垄断了高层的权力,结识或搭上这条线,是向上爬的最佳政治途径,「第聂伯帮」因此成为时代的腐败发动机。

当时苏联代表性的腐败大案有:乌兹别克斯坦棉花案、鲱鱼子出口案、阿塞拜疆卖官案、梅杜诺夫案,谢洛科夫案、珠宝钻石走私案。大半都牵涉到「第聂伯帮」高层。

它们充分展示了腐败的多样性:有给官员、党员明码实价售卖的,有与境外商人合作贱卖出口物资的、有垄断售卖许可证的、有侵吞公款的。

大案中的大案,当属乌兹别克斯坦一把手、勃列日涅夫亲信拉希多夫为首的棉花贪污案,从勃列日涅夫末期安德罗波夫派KGB揭盖子彻查,再到戈尔巴乔夫上台再次调查,直到苏联解体,该案都未真正彻底查清。

乌兹别克斯坦整个中高层官员几乎都卷入其中,此案逮捕审讯了56000人,被判刑官员计27000人,其中副国级3人,部级100余人。

很多人因参与该案调查被拉下水,譬如勃列日涅夫的女婿、内务部副部长丘尔巴诺夫,其罪行早在1983年就已败露,但到了1986年戈尔巴乔夫第二轮反腐才被收审。


在安德罗波夫启动的反腐、整顿生产纪律运动期间,苏共开除了42万党员,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四年时间又开除了近50万党员。

安德罗波夫上台第一年,因涉嫌腐败被撤职查办的部长和州委书记多达70余人。由于党政系统严重腐败,安德罗波夫只信任KGB官员,甚至在KGB成立了信访部门。KGB在安德罗波夫反腐中的独特作用,深刻影响了后来的普京。

安德罗波夫反腐时间,「第聂伯帮」高层有两人自杀。

一为内务部长谢洛科夫。因贪污腐败及涉嫌政治谋杀而开枪自杀,死前留下一张致契尔年科的字条:「请不要让小人对我肆意诽谤,这会损害各级领导人的威信,这是勃列日涅夫就任前大家都经历过的。」

另一自杀者为克格勃二把手、前谍战作家茨威贡,自杀原因官方无定论。

戈尔巴乔夫上台三年后,政治局委员及政治局候补委员中的「第聂伯帮」全数完成退休。第四年的苏共中央全会上,以年轻化为由一次解除100余中央委员。

至此,中央领导序列的「第聂伯帮」基本被清理完毕,但「第聂伯帮」有一样遗产是戈尔巴乔夫们根本无法清除的:

勃列日涅夫时代,地方官员任命权下放到了州和地方手中,勃列日涅夫信任的封疆大吏,经十余年甚至二十余年深耕,不但形成了本地化的「第聂伯帮」,还与民族主义结合,形成了特殊的利益同盟。

戈尔巴乔夫只是把头头赶跑了,但盘根错节的组织成果却无法破坏,除了真正民主化的波罗的海三国,「第聂伯帮」深远地影响了后苏联时代大部分新独立国家的政治生态。

乌克兰独立后的二十年余间,政界要人往往腐败缠身,最声名狼藉的,是1994年的当选总统库奇马、1996年的当选总理拉扎连科、2005年的当选总理季莫申科。这三人均来自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


而乌克兰三大寡头中的维克多·平丘克、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同样来自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他们被称当代「第聂伯帮」。

「第聂伯帮」成就最高者当属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纳扎尔巴耶夫1958-1960年在第聂伯罗捷尔任斯基市第聂伯罗冶金厂的技校读书,算是勃列日涅夫的小学弟。

凭着领袖学弟这层关系,纳扎尔巴耶夫44岁就成为哈萨克斯坦仅次于库纳耶夫的二号人物,1989年成为哈萨克斯坦一把手,一直干到2021年向托卡耶夫移交权力,在位时间长达32年。


都怪到勃列日涅夫头上是不公平的。

苏联末期特权问题之严重,到戈尔巴乔夫掀起反特权运动时,老百姓根本不相信他们会自己反自己,便自发组织搜集官员特权证据,随着政策松动,他们的愤怒迅速从官员指向制度。

特权制度始建于斯大林,特供商品、特别医疗、特别住房、特殊教育等的系统化和标准化,均成形于此,它是下级对上级忠诚的奖赏机制,就像工厂生产零件更多的工人应该得到电视机一样顺理成章。

勃列日涅夫时代的特权,只不过是随着生产力提升,在标准和普惠性上水涨船高罢了。

干部选拔方面,上级任命制代替早期的民主选举,始于列宁;而列宁、斯大林的干部政策从来就不是五湖四海,更没有任期制,试图打破它的赫鲁晓夫,遭到党内中高层的集体反对。


「第聂伯帮」的构成,说明勃列日涅夫至少不坏,他不冷酷残忍,所以身边不会聚拢一批酷吏,他没什么远大规划,不会聚拢野心勃勃的年轻人而排斥老干部,他害怕像赫鲁晓夫一样被同志们搞掉,于是政治局都是信得过的熟人。

他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不像前后任那样热衷于抓生产纪律,搞得工人农民鸡飞狗跳,让工人农民和干部一样,也有机会挖社会主义墙角改善生活。

他是有同情心的人,1969年,集体农庄庄员也能像城市居民一样,可持内务部颁发的国内护照自由走动,不必像以前一样,离村须经村委会同意、在非居住地不得超过30天。

勃列日涅夫的负面遗产中,或许可与腐败相比的,是党政官员的规模。

勃列日涅夫执政十八年间,党政机关编制膨胀了五倍,全苏联有1860万人在党政机关就食,占就业总人口的15%,人头费每年400亿卢布。各部委的部长副部长800余人。

为了与强盛大国的非凡成就相匹配,七十年代苏联新办了几百份报纸杂志,新建了大批研究总结苏联为什么这么厉害的社科文化机构。

勃列日涅夫时代的机构膨胀,其实只是一种组织惯性。

列宁创造的是党管理社会一切事务的体制,它天然就需要更多的干部。1921年的苏维埃政府与1917年革命前的沙俄政权相比,国家机构的数量膨胀十倍,人数膨胀了四倍。

政府组织天然具有扩张的倾向。民主制下,约束力量来自同级的议会,靠的是财政预算的软约束。苏维埃体制下,约束力量来自上级,靠的是硬性行政命令。

苏维埃体制下,计划即法律,命令即法律,党政机关可以随时自我赋权,即使热爱精简机构的赫鲁晓夫也很难控制机构膨胀。


1954-1956年,赫鲁晓夫曾大刀阔斧减掉了近百万脱产管理岗位,1957年,他又把工业、建筑的中央部委垂直管理改成地方管理,撤销了中央和共和国所属的144个部,移交给地方104个委员会。

但企业转属地管理后,地方编制经过一番叠床架屋的设计,却剧烈膨胀起来,最后,总人员编制变成原来的3倍。减少计划干预也落空,纵向的干预被横向的指挥代替,并且生出地方壁垒增多、破坏供应合作的意外。

笼统地谈形势严峻,必须精简机构、减少干预,促进社会和生产力发展,没有人会反对改革,只要改革不改到自己头上。

但如果组织庞大到社会财源枯竭时才开始改革精简,它迟早会让整个官僚机器结成反对改革的同盟军。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