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虏脻脦r   Fake Easter Day 2023-08-25 04:12:00  [点击:1240]
万维博客

复活节为何从周一变成周日?
2023-04-10 15:11:06

一、游走不定的复活节



复活节周五那天与ChatGPT聊天,我说,基督教的复活节是个非常滑稽的节日,简直是个笑话。世上大概再没有其他宗教有这种游走不定的“周年纪念日”。之所以如此,是基督教学者们不去考证耶稣蒙难的年月日,却违反了逻辑学的同一律,把阳历的“春分”,阴历的“满月”以及犹太教的时间单位“星期”混在一起,使得他的蒙难日变成了年年不同的纪念日,每年都要通过天文计算才能确定。如果基督教学者们当初考证出年月日来,那不管是阳历还是阴历,都是一个不变的日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滑稽样子。接待我的那位模型也同意了。



过后我想,我大概犯了“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的错误。后世基督教之所以要用“春分后第一个望日后的第一个周日”作为确定复活节的依据,大概是沿袭当时犹太人的历法的计日方式。这种历法可能类似中国农历,是所谓“阴阳合历”,所以既有阳历的“春分”,又有阴历的“满月”,多出来的只是个宗教时间单位“星期”。



于是赶紧上网去查。果不其然。古犹太历确实是阴阳合历,不过与中国农历有三个区别:首先,他们的每月以耶路撒冷看见新月那天开始,不像咱们是以“朔日”(没有月亮那天)为初一。其次,他们不像咱们是“一日之计在于晨”,人家是“一日之计在于昏”,每天以日落作为开始,更符合妓女的作息时间(笑)。据说这两点都与伊斯兰历相同。与后者不同的是,犹太历也靠加入闰月来校正其与太阳历的偏差。不过他们加入闰月比较简单粗暴,一律放到闰年的五月之后,六月之前,是先闰而不是后闰。而这构成了与中国农历的第三个区别。



于是我想,基督教学者能找到的线索,就是耶稣被处死的那天是春分后第一次满月后的第一个周日,这是犹太人的计日方式。基督教考古学家应该做的事,是找到那年究竟是公历的哪一年。找到后,根据这个线索,就可以轻松确定耶稣蒙难与复活的公历年月日。他们肯定也这样作了,但大概没有足够线索确定到底是公历的哪年,所以只能将原生态的计日方式连皮带毛地端上来,请大家受用。不幸的是,“春分”、“满月”与“周日”这三个元素中,只有春分对应于阳历(每年3月21日前后),其他两个元素都在公历中游走不定,于是复活节也就只能游走不定了。



这首先是犹太人抗拒罗马人推行“王化”的错。在当时,罗马人代表着先进的文明理念(法治),先进的科技以及先进的生产力(当时的“三个代表”),而犹太人则代表愚昧、保守与封闭。



早在凯撒当国时的公元前45年,他就发布了儒略历。这是当时最先进的历法,与地球公转周期吻合得相当好。如果犹太人不是抱残守缺,泥古不化,而是从善如流,及时抛弃他们的背时历法,改用帝国通行的儒略历,那还会给后世的基督徒学者们留下无法解决的难题吗?



儒略历测定每年365.25天,因此四年一闰,加入一天作为校正。但实际上一个太阳年只是365.2422天,如果每四年插入一天,每年就平均多出了0.0078天。对此,教皇格里高利历于1582年颁布了新历法。格里高利历规定,除非能被400整除,所有的世纪年(能被100整除)都不设闰日。这样就减少了多插入的闰日,使得每年成了365.2425天,非常接近真实的太阳年,因此从公元16世纪沿用至今。



这就是东西方教会测定复活节为何有那么大的出入。东正教一直在沿用凯撒颁布的儒略历,积累误差使得它在20世纪比更准确的格里高利历晚了十多天。例如大家都知道的俄国十月革命,它是格里高利历11月7日爆发的,但俄国人当时使用的是儒略历,那天才是10月25日,因此称为“十月革命”。至今希腊东正教还泥古不化,颇有犹太遗风。



弄清这些历法沿革后,我想,基督教学者们出此下策,实在也是无奈之举,未便苛责——既然没法确定耶稣就义是哪年的事,自然也就无法根据传说中提供的那两个线索来确定它对应的公元年月日。但又不能不纪念那一天。所以,用个“游走肾”来顶上,总比没有肾要强。



后来我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二、旧约与新约



为了查明基督教学者们确定复活节有无《圣经》依据,我依次查看了四福音书。看新约圣经与旧约的感受完全两回事。旧约是一本血淋淋的书,里面的耶和华是个残暴嗜杀、动辄迁怒无辜的邪神。例如后文将要提到的“逾越节”,就是犹太人特有的残暴血腥的节日。据说,犹太人的上帝耶和华(请注意,不是全人类的上帝,是犹太人专有的上帝。这是旧约反复强调的一个主题)为了把以色列人从埃及解救出来,在埃及降临了十大灾难,第十灾是杀死埃及一切头胎生物以及所有埃及人的长子,以此恐吓法老放走犹太人。耶和华的识别能力还不如如今的灵巧炸弹,所以他让摩西通告犹太人杀了羊羔,把血抹在门上。耶和华施暴时就会放过这些人家,专杀非犹太人。所以,这节日就叫“逾越”(Passover),也就是越过犹太人家去杀异教徒的意思。

image.png

《法老长子之死》。Laurence Alma-Tadema,1872年。画面正中,埃及法老因为长子让耶和华害死了,悲痛欲绝。画面右上方,摩西和亚伦前来刺探消息,笔者摄于荷兰国家博物馆。



这还算好的了,许多章节里意气风发地宣称“不留一个活口”,实行种族灭绝。因为旧约里的“上帝允诺的土地”的法西斯主义雏形,“上帝选民”的种族主义精神,以及由一代代犹太英雄推行的种族灭绝政策等垃圾散发的恶臭太强烈,现代人很难终卷。我当年是反复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才勉强把它看完的,绝对是少儿不宜。可惜非但现代基督徒不毅然抛弃这负资产,就连西方政府也不把它禁了。西方影视禁止煽动暴力的作品上映,电视机都有“家长管制”的按钮,预防未成年人看到血腥暴力场面。既然如此,为何不禁了圣经旧约,只留下光明正大慈悲的新约传世?



我知道这些话一定会引来基督徒们的强烈抗议。在过去,但凡我举出旧约里的恶心话语,基督徒们就要我注意时代局限。我告诉他们,宗教应该是超越时空的万古不变的真理,不是俗家学问,不存在“与时俱进”的问题,其道德戒律应该永不过时,佛教就是个光辉榜样。印度教也没有那些恶心垃圾。态度最温和的基督徒也要我承认旧约的历史和文化价值。我不否认旧约具有很高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在这些方面比新约的价值高多了。我只是觉得它不配作为宗教经典。



读新约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耶稣的教导,句句深得我心。最让我喜欢新约的,是它的诚实。无论多难堪的事,信徒们都把它忠实记录下来。例如耶稣返乡传道,被乡亲们起哄嘲笑,只得灰溜溜地离开,告诉徒弟们一个人不能在自己的家乡充先知。每次看到这段我都要大笑,想起《高祖还乡》的元曲来(不知道这作品的人请点此查看)。



又如耶稣在被捕前告诉徒弟们,他一旦被抓,信徒们就会树倒猢狲散(原话是“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弟子彼得毅然站了出来,把胸脯都拍紫了,说即使众人屈服,他也绝不会屈服。耶稣告诉他,在鸡叫之前,他将连续否认认识耶稣三次。彼得更是把发紫的胸部拍肿,赌咒发誓就是死也决不会抵赖。结果真如耶稣说的那样,鸡叫前,彼得连续三次否认他认识耶稣。然而在耶稣死后,彼得继承他的衣钵,出生入死,到处传教,成了第一位罗马主教,最后以身殉教。梵蒂冈大教堂就是盖在他的坟墓上的。



这就是我为何相信耶稣死后复活是真事,只有目睹这种奇迹发生,才会使得原来的懦夫变成了无畏的勇士。



当然这不是说,我真的相信肉体凡胎会在死后复活。我赞同某学者的观点,耶稣其实是假死复苏,只是当时的人没有医学知识,不知道剧痛会引起神经源性休克,严重者看上去与已死无异,而刺激消除后会自动复苏,因而见到耶稣“死”后,胸部还能被矛尖刺得流出血来后,仍未察觉他其实没死。而耶稣被安放在一个侧面开口的洞窟中,没被土埋住,这又保证他在剧痛解除后得以复苏,推开堵在洞口的大石,就此鸿飞冥冥。



正是福音书这种惊人的诚实,使得我相信早期的基督徒真的是仁人志士,不是后世司空见惯的骗子。他们的证词的可信度非常高。因此,研究耶稣蒙难日与复活日的第一手资料,应该是福音书。



三、耶稣在周六蒙难,周一复活



我重读四福音书的最大发现是,教会擅自改动了耶稣蒙难与复活的日期。马太、马可、路加与约翰异口同声,都说耶稣在星期六被处决,在星期一复活。



据《马太福音》,耶稣曾告诉弟子们:“过两天是逾越节,人子将要被交给人,钉在十字架上。”所以,行刑那天是犹太人的逾越节(Matt 26. 2 )。



后来发生的事应验了这一预言。他最后的晚餐是逾越节筵席。按犹太规矩,晚餐相当于正常人的早点,因为那天从日落开始。餐后,耶稣去橄榄山祈祷,在回来的路上被捕。次日(这是正常人的说法,按犹太人的规矩应该算“当天”,因为太阳还没落下,仍然处于逾越节那天)早上被审判,并被钉上十字架,下午三点左右断气,于两天后复活( Matt 26. 19 -56;27. 11-50;28.1-10)。



请注意,经文特地交代了关键时间节点:行刑那天是“预备日”(the Preparation Day),也就是安息日(Sabbath)前一天。按犹太教的规矩,安息日是一周的第七天,那天不能做任何工作(“But the seventh day is a Sabbath to Yahweh your God. You shall not do any work”. Exodus 20.10),因此,耶稣死于星期六(Matt 27.62)。



耶稣于礼拜一复活,经文对此也交代得很清楚:“安息日后那周第一天的黎明,末大拉的玛丽和别的玛丽来上坟”,在洞口遇到天使,天使告诉她们,耶稣已经复活。她们赶着去报告信徒们,在半路遇到了复活的耶稣(Matt 28.1-10)



马太福音有个前后矛盾之处。不过关系不大。据他说,耶稣自己曾预言,他将在死后三日复活(是三日后,不是三日内——After three days,Matt 27.63)。而耶稣周六下午3点过世,至周一黎明还不到48小时。



马可福音与此一致 ,对最后的晚餐那天说得更准确:“除酵节的第一天,就是宰逾越羊羔的那一天”(Mark 14.12),同样是周六被处死,两天后的周一复活(Mark 15.34,42;Mark 16.2)。类似地,耶稣生前曾告诉信徒们,他将被杀死,不过会在死后三天复活,是“三天后”而不是“三天内”(after three days rise again. Mark 8.31)。



路加福音与此一致,也说了耶稣在周六被处死(Luke 23.54),在周一复活(Luke 24.1),但没说他预言自己将于三日内复活。



约翰福音与其他福音不同,没说最后的晚餐是逾越节筵席,也没说去橄榄山祷告的事,但所说的耶稣蒙难日的日期与其他福音一致。他先说耶稣蒙难日是“逾越节的预备日”(Preparation Day of the Passover,John 19.14),后来又说,那天是周六(John 19.31),可见那年的逾越节是周六,耶稣复活是在两天后的周一((John 20.1)),同样没说耶稣预言他将于三日后复活。



综上所述,根据《四福音书》记载,耶稣是周六被处死的,周一复活,并不是教会说的周五被处死,周日复活。



这误差是怎么发生的?如果是年月日记载,差了一天倒是很可能,但“星期”虽与天体运动无关,但它是个宗教时间单位,对古犹太人来说性命攸关,所以不可能被记错。



耶稣生前预言死后三天复活,实际上死后不到48小时就复活了。个人觉得,这只是两个人的证词,有可能是证人记错了,倒不是耶稣预言不准。如果耶稣真说过这话,被捕后门人就不会临难苟免,抱头鼠窜。无法解释的是,《新约》写得如此明白,教会怎么还会把周六误当成周五,周一误当成周日?不管用哪种历法,都不可能改动星期排序吧?



我百思不解,就此事请教ChatGPT,接待我的那个模型连新约都没看过,跟我胡说八道一气,浪费了我大量的时间,仍然一无所获。直到蒙“广东人”网友的点拨,我才恍然大悟。



四、基督教会移动了星期排序



基督教是从犹太教里生长出来的,耶稣在世时并未破门出教,另开香堂。他死后,基督教在很长时间内都作为犹太教的一个异端存在。只是在基督徒们将传教对象扩大异族中后,基督教才真正突破犹太人自筑的藩篱,成长为世界性宗教。在此之后,为了自立门户,基督教当然只能和犹太教切割。



公元313年,罗马帝国皇帝康斯坦丁一世颁布米兰敕令,宣布基督教合法。公元325年,教会召开尼西亚公会议,讨论了基督教作为合法的独立宗教后必须解决的一系列问题。其中一个就是确定复活节日期。此前基督徒们把犹太人的逾越节那天当成复活节庆祝。这次会议作了两个规定:第一,将复活节从犹太历法中剥离出来。第二,全体教会在同一天庆祝,并没有决定必须是星期天。



只是在后来的实践中,教会才把春分满月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定为复活节。在当时和以后很长时间内,教会内部对此都充满争议。一直有人主张应该尊重历史,把犹太人的逾越节那天当成耶稣蒙难日,不幸被主流教会压下去了。



在我看来,主流教会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自欺欺人。所谓“春分后第一个满月”,说的其实就是犹太人的逾越节。教会只是为与犹太教切割而改了一个说法,虽然引入了满月这个“游走参数”,使得耶稣受难日获得了在公历里的游走性,但在无法考证出年份的前提下,这毕竟是尊重历史的最佳决策——既要实行古罗马人的儒略历,又要满足阴历满月,当然只能定出在公历里游走的节日。仅此一端,问题也不大。中国的春节不也在阳历里游走吗?虽然它在农历里是固定的。



问题出在那个毫无来由的“第一个星期天”。首先,本文已经反复强调过了,耶稣蒙难是周六,复活是周一。其次,无论是在阴历还是阳历里,礼拜天都是游走不定的,加上了这个限定,就使得复活节的游走范围更大,偏离满月那天更远了。



如果当初教会规定春分后第一个望日(满月)为耶稣蒙难日,两天后为耶稣复活日。那么,复活节就容易计算得多,波动范围也小得多,也更接近真实的历史。



不引入星期,其实毫无关系。它只是个纯宗教的“时间单位”,不对应于任何天体运动,在百姓实际生活中也从未起到过纪念日作用。百科全书从来只给出历史人物的生日和忌日,从不注明是礼拜几。既然要与犹太教割袍断义,那最先该割除的就是犹太人这反理性发明。



就算非得引入星期不可,那也该遵照福音书,将复活节定在星期一而不是星期日。为什么星期一会变成了星期天?教会再胆大妄为,也不敢任意把耶稣蒙难日与复活日往前移动一天吧?



“广东人”网友引经据典告诉我,犹太人的安息日(Sabbath)是周六(Saturday)。我开头无法接受:安息日是一周最后一天,这是耶和华在《出埃及记》中规定的,怎么可能是星期六?



后来我突然想起,早在出国前我就看到过,西方有人为礼拜天究竟是一周的开头还是结尾争论不休。我从中悟出了中文翻译的不妥:英文的Monday,Tuesday等等,原意并没有序号在内。所以,Saturday被翻译成了“星期六”(“一周的第六天”之意),其实是加入了原文没有的译者的理解。实际上,按摩西传达的圣旨,犹太人的Sabbath确实是每周第七天,用英文表达是Saturday,今日的排序则是星期六。



这是咋回事?原来天主教与东正教虽没敢随意更动耶稣在安息日前一天受难的事实,却把犹太人的周一当成了“主日”(Lord’s Day),因为耶稣在那天复活,于是周一也就成了赞美主的礼拜天。就这样,基督教把犹太人的星期排序往前推移了一天。



可惜顾得东来西又倒,周一成了礼拜天,犹太人的安息日成了工作日,虽然赞美了主耶稣的复活,却违反了摩西十诫第四诫。何况耶和华还反复交代过:“所以你们要守安息日,以为圣日。凡干犯这日的,必要把他治死,凡在这日作工的,必从民中剪除。” “六日要作工,但第七日是安息圣日,是向耶和华守为圣的。凡在安息日作工的,必要把他治死。”(Ex .31. 14,15)。因此,赞成将犹太教的周一改为周日的基督徒都犯了死罪。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接受了这移动。据说有的新教团体如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Seventh-day Adventists),认为主日是安息日,而不是星期日。但不知道他们怎么跟雇主协调,在周六休息,周日打工。



其实,教会有如把时间与精力花在这些无聊事体上,还不如做点实在考证。根据福音书,逾越节是耶稣蒙难日,而那天是星期六。据此,查出公元一世纪上半叶哪年的逾越节是周六,不就能判定耶稣蒙难的公元年月日了吗?在此,星期的游走性以及逾越节相对的固定性,恰为判定耶稣蒙难的年份提供了考证线索。因为很难再找到一个恰逢星期六的逾越节,起码十年内难有这种巧合。教会学者们为何不这么做?有谁能告诉我?



2023年4月11日




在《复活节为何从周一变成周日?》的文末,我说:



“根据福音书,逾越节是耶稣蒙难日,而那天是犹太教的星期六。据此,查出公元一世纪上半叶哪年的逾越节是周六,不就能判定耶稣蒙难的公元年月日了吗?在此,星期的游走性以及逾越节相对的固定性,恰为判定耶稣蒙难的年份提供了考证线索。因为很难再找到一个恰逢星期六的逾越节,起码十年内难有这种巧合。教会学者们为何不这么做?有谁能告诉我?”



过后我想,既然没人干,我何不自己来?这又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网上有阴阳历转换表,分分钟搞定。于是就上网查公元1世纪的阴阳历对照表,找到台湾中研院出的《兩千年中西曆轉換》加以考证。



考证依据如下:



1)耶稣蒙难那天是犹太人的逾越节,亦即春分后第一个望日(阴历满月那天)。



2)那天是犹太人的“预备日”,亦即安息日前一天,也就是每周第六天。



3)耶稣在犹太人的安息日后一天,亦即下一周的第一天复活。后世基督徒为了庆祝耶稣复活,将犹太人的周一改成了主日(Lord’s Day),因而把星期排序向前移动了一天,周一成了周日。但因为西文的星期各日的名称并不像中文一样内涵序号,所以看不出移动来。



4)现行公历是公元1582年教宗格里高利颁发的格里高利历,其星期排序比犹太人的晚了一天,亦即周六变成周五,周一变成周日。按今日历法,耶稣蒙难日应该是春分后第一个望日星期五。



5)在公元1世纪的100年内,一共有16个日期是春分后第一个望日恰逢周五:



序号

日期(公元)

1

6年4月2 日

2

9年3月29日

3

13年4月14日

4

33年4月3日

5

37年4月19日

6

40年4月15日

7

53年3月23日

8

57年4月08日

9

60年4月4日

10

64年4月20日

11

77年3月28日

12

80年3月24日

13

84年4月9日

14

87年4月6日

15

90年4月2日

16

94年4月18日



据《路加福音》,耶稣开始传道时约30岁(Luke 3:23),所以,上表中的前三个日期应予排除。耶稣死前曾被罗马帝国犹太行省行政长官彼拉多审判。彼拉多任期在公元26-36年间,此期内只有过一次犹太人的逾越节周六,也就是上表中第四个日期——公元33年4月3日。那天就是耶稣蒙难日。

以上考证正确无误的前提,是台湾中研院那个阴阳历转换表正确。倘若那表没有问题,那么耶稣蒙难日就是4月3日,复活日为4月5日。

image.png



网友peachtree188告诉我,早就有人算过这日子了,包括牛顿本人,他还提供了一则英文信息,翻译如下:



“在 1733 年死后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艾萨克·牛顿仅考虑了公元 31-36 年的范围,并计算出仅在公元 33 年 4 月 3 日星期五和公元 34 年 4 月 23 日星期五满足星期五要求。后一个日期只能落在星期五 如果那年引入了一个特殊的闰月,但这是牛顿的偏好。 在二十世纪,标准的观点变成了 J. K. Fotheringham 的观点,他在 1910 年根据月食的巧合建议公元 33 年 4 月 3 日。 1933 年,安东尼奥·卡布雷拉 (António Cabreira) 按照类似的方法到达了同一天,1990 年代,布拉德利·E·谢弗 (Bradley E. Schaefer) 和 J. P. 普拉特 (J. P. Pratt) 也是如此。 此外,根据 Humphreys 和 Waddington 的说法,阴历希伯来历在本丢彼拉多统治期间只留下两个可能的耶稣死亡日期,这两个日期都是约翰福音中指定的尼散月 14 日:公元 30 年 4 月 7 日星期五 和公元 33 年 4 月 3 日星期五。”



个人认为,根据中研院那张换算表,牛顿提出的34年4月23日错了,那天不是望日。image.png

而Humphreys 和 Waddington说的30 年 4 月 7 日星期五也不是望日:

image.png

当然,两位作者是根据犹太历作出的推算,而我根据的是中国农历。但两种历法原理相同,都是阴阳合历。区别只在于犹太历以新月初见为初一,而中国农历以朔日(没有月亮那天)为初一。个人认为,恰是这第一点,使得犹太历的尼散月的第14天对应于农历的望日。更何况那年耶稣才30岁,而据路加福音,耶稣那阵才刚刚开始传道,不大可能才出道就被捕。



感谢这位网友提供的信息。看来我是再度发明车轮了,好在英雄所见略同,没有弄出个不能转的歪轮子来。





2023年4月12日初稿

2023年4月13日修改









浏览(4819)
锟斤拷锟洁辑时锟斤拷: 2023-12-26 04:27: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