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虏脻脦r   XieJieshi1878~1954 2024-01-02 09:47:40  [点击:5883]
刘仲敬评台湾土豪在满洲—谢介石:《近代史的堕落》选摘(3)

谢介石(1878-1954,字幼安)是新竹南门人,自幼以神童闻名乡里。这种人似乎注定会成长为科举英雄,但《马关条约》改变了他的命运。

[启动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闻通知


日本人在台湾推行新式教育,他是第一批受益者。新竹第一公学校是他事业的起点,为他保存了典型的优等生纪录。他对语言的敏感性似乎与生俱来,对台语、日语和满大人语都没有任何障碍。

伊藤博文访问台湾,由他担任翻译。时任新竹厅厅长的里见正义借重他的台语能力,推荐他到东京东洋协会专门学校做台语教师。后来的拓殖大学,就是由这所学校演化而来的。谢介石一面教书,一面在明治大学研习法学。在此期间,他结识了张勋的儿子。历史比小说更传奇,他和亚洲大陆的因缘就此开始。他的家乡至今仍然流传一段神乎其神的故事,说他在年轻时遇见一位隐士,预言他北上大吉、官居一品。他半信半疑,去城隍庙求签,抽到的答覆是:“贵人遭遇水云乡,冷淡交情滋味常。黄阁开始延故客,骅骝应得骤康庄。”据说这份“九十九号上上签”至今仍然保留在城隍庙里,谢介石的家乡父老对此津津乐道。

谢介石毕业后,在福建法律讲习所任总教习。这时,台湾著名女诗人王香禅【注1】婚变。连横(雅堂)【注2】和南社诗人为她捧场,在《台南新报》上介绍她的作品。后藤新平【注3】在乌松阁吟诗(〈乌松阁偶题〉),台湾各地诗人纷纷唱和。王香禅应景吟成〈敬和栖霞先生乌松阁作〉,其词曰:“万里扶摇一羽雄,秋风鳞爪怒睨虹。郎看乔木莺迁喜,虚左丝纶一阁中。补种芭蕉号绿天,公余挥洒轶公权。更于诗界留遗泽,岛铸棠甘两蔚然。”谢介石本人也是台湾诗坛领袖,跟他的新竹同乡王石鹏并称“二石”,其诗文书法为日人所激赏。他慕名求爱,开始了一段比大多数小说更传奇的罗曼史。王香禅在诗歌方面的老师赵一山从中撮合,成就了两位诗人的姻缘。

王香禅(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王香禅。(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一九一二年,谢王夫妇携手北上【注4】。王香禅临行前,留下了她毕生最好的作品〈留别一山师并寄剑楼同学〉:“聊将心事托飞鸿,霁月光风想像中。此去神州三万里,心香犹自祝南丰。乱髻乌云掠鬓丝,临歧高唱木兰辞。如何鼎沸中原日,不作丈夫作女儿。三岛曾传矫矫名,争传王谢有前盟。平生最慕梁红玉,击鼓从军是此行。文字论交意气深,情丝长系别离心。他时有幸荣归日,五彩云笺报好音。”隐士果然没有说错,他的幸运从吉林法政学堂开始。辛亥军兴,吉林都督府聘他为政治顾问。世界从此渐渐忘记了诗人谢介石,越来越熟悉政治家谢介石。

张勋哀叹清室的没落,羡慕万世一系的日本皇室。谢介石浸染儒家精神和日本精神,自然将辫帅看成英雄人物。一九一四年,谢介石在天津加入张勋的幕府——为了便于投身政治活动,他放弃了日本国籍,入籍中华民国——他一面在直隶交涉公署担任会办,一面卷入了复辟清室的活动。

张勋复辟清室,他以定武上将军祕书长身分襄赞左右【注5】。段祺瑞誓师马厂,定武军迅速崩溃了。谢介石逃到天津租界,后来结识了对岸的诗坛领袖郑孝胥。天津和青岛,号称前清遗老的两大“首阳山”。谢介石混迹于遗民圈内,赢得了逊帝宣统的信任。冯玉祥逼宫以后,北京宫廷的残余也迁往天津租界。根据一九一二年的契约,宣统在中华民国境内仍然享有外国君主的地位。因此,行在朝廷仍然有独立的外交机构。宫廷任命谢介石为外务部右丞和行在御前顾问,为行在朝廷奔走。满洲国在一九三二年成立时,谢介石顺理成章地出任第一任外交部总长,执掌外交部共三年二个月。

满州国政要,谢介石(下排左二)为外交部长。
满州国政要,谢介石(下排左二)为外交部长。(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日本为了表示泛亚主义相对于旧殖民主义的优越性,主动在日满条约当中放弃了日俄战争以来获得的众多利权。谢介石在日满建交典礼上,见证了这历史性的时刻。满洲迅速成长为东亚最大的工业中心,生活水准甚至超过了日本本土。数千名台湾乡亲追求职业发展的机会和三倍于本乡的薪水,勇闯远东美利坚的新天地。谢介石为人好客,重视乡土亲情,成立了台湾同乡会。他家里天天开流水席,用十几个大锅招待前来投靠的台湾乡亲。著名纪录片《台湾人在满洲国》(二零一三年)和电影《原乡人》(一九八零年)就是这段历史的写照。谢介石五十七岁时衣锦还乡,出席台湾始政四十周年纪念博览会,主持“满洲国日”活动,并为长子谢喆生迎娶当时新竹首富郑肇基的女儿,堪称一时盛事,新竹父老至今津津乐道【注6】。

一九三五年,谢介石转任满洲国驻日本大使。一九三七年,他任满赋闲。郑孝胥罢相以后,他谢绝了各方的继任邀请。他名义上担任满洲房产株式会社理事长,在闲暇生活当中以诗歌和书法自娱。两者的造诣都颇为可观,至今仍然为收藏家宝重。战争结束后,国民政府以汉奸罪逮捕了谢介石。共产党胜利后,却将他释放了。主要原因在于北平地下党曾经利用谢介石三子谢津生的关系,保护了通向张家口的胡志明小道【注7】。

苏联代理人和日本代理人对国民政府的共同仇恨,经常超过两者之间的仇恨。国民政府对这两方面,也经常一视同仁地打成汉奸。谢氏家族留在中国大陆的后裔甚至在文革时期都没有遭到冲击。国民党降人和地下党功臣没有这样的幸运。谢氏家族留在台湾的后裔恰好相反,遭到国民党人“因家庭出身而不得重用”的待遇。装门面的历史叙事和真实的历史线索南辕北辙,从来不曾像二十世纪的远东这样刺目。

注释

【注1】王香禅(1886-?),原为台北著名艺旦,曾从宿儒赵一山学诗。她第一任丈夫是台南举人罗秀惠,不久离异。晚年不知所终。

【注2】连横(1878—1936),连战的父亲,著有《台湾通史》、《台湾诗乘》等。他任《台南新报》汉文记者时常与南社诗友饮宴,因此结识王香禅,且不时以诗文相赞。二零零五年侯孝贤电影《最好的时光》里,“自由梦”部分的男主女主原型就是连横(张震饰)与王香禅(舒淇饰)。

【注3】后藤新平(1857-1929),医学博士,受儿玉源太郎邀请出任台湾民政长官,建设成绩辉煌,后任满铁首任总裁。一九二七年封伯爵,去世后追赠正二位。

【注4】由于和张勋之子同窗并结为好友,谢介石毕业后在张勋介绍下任闽浙总督松寿的法律顾问。武昌起事后福建省相应,松寿镇压福州新军起义失败,吞金自杀。谢到北京任张勋的法律顾问。清亡后,谢被聘赴吉林任吉林法政学堂教习兼吉林都督府政治顾问。

【注5】一九一四年袁世凯任张勋为定武上将军,一九一五年张勋改所统武卫前军为定武军。

【注6】他到新竹时,知事以下官员前往迎接;他代表溥仪向新竹城隍庙献赠“正直聪明”之匾;为了祈福,请全台知名法师做了十天罗天大醮。

【注7】据谢介石的外孙谢同生(年幼时曾与谢介石同住北京)回忆,一九四六年曾有一位神祕客人到访北平谢家,随后谢介石的二子和三子陪同他去了中共军队驻地张家口。那名神祕客就是中共北平地下党。据谢介石的孙子谢辉(原名谢同顺)说,他曾读到台湾文章提及谢介石一九四六年去世,且未经审判死在狱中,这是错误的,“我的祖父在一九五四年病逝家中,我都还能提出当时的人证,他当时走得非常平和,没有任何痛苦。”(相关报导:奇美拉的死灭:《满洲国的实相与幻象》选摘 (2)|更多文章)

刘仲敬新著《近代史的堕落˙晚清北洋卷—刘仲敬点评近现代人物》(八旗文化)。


神祕客 讓謝介石從大牢脫身
02:182013/02/28 旺報 記者王超群/台北報導
▲根據和謝介石晚年同住北京的外孫謝同生回憶,神祕客當年是由謝介石三子謝津生(圖)帶回家中。(取自中天電視官網)

 謝介石家族在大陸的後人透露出一段歷史祕辛,1946年是國共激烈較勁的時期,當時到訪北京謝家的一位神祕客,竟意外成為謝介石從國府大牢中脫身的關鍵人物。這位神祕客就是中共北平地下黨三巨頭之一的顏堂。

 根據和謝介石晚年同住北京的外孫謝同生回憶,客人當年由謝介石三子謝津生帶回家中,非常神祕,謝家安排這位神祕客落腳後面的獨立院落,任何人不能打擾,連菜都是母親親送。期間家人似乎還為這個神祕客送過信。

 神祕客沒住2天,謝同生的二舅和三舅也就是謝介石的二子和三子,就陪同神祕客到張家口走了一趟。當時張家口是中共紅軍的駐地。


 國府北京憲兵隊接著派人到謝家蹲守,看似為追查這位神祕客而來,無意中翻看謝家的戶口簿,才發現謝家大家長謝介石竟是滿州國外交總長,當下就拉到獄中定了漢奸罪。自此,謝介石在國府大牢估計至少坐了2年左右的牢。


 風聲很緊,家人趕緊通知謝的二子和三子遠走台灣,這也是家族兩岸分隔的源起。多年後,謝同生證實謝介石三子謝津生與中共地下黨有連絡,甚至本身就是中共地下黨。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謝家老爺子是為兒子被國府拘押,後來又因為兒子是中共地下黨,而保住了謝同生一家,在反右、文革等政治風暴都未受害。

 謝同生表示,當年住家中的神祕客就是中共北平地下黨三巨頭之一的顏堂,後來官拜北京市公安局一處處長,他在中共建政後知悉謝介石在獄中,就做主放他出獄。謝介石晚年得以安享天年,而非如網上和台灣早期文史學者認為,他死在獄中。


日報 - 中時新聞網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