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虏脻脦r   XinHai19111212TaoJunbao 2024-05-22 23:27:50  [点击:1939]
长眠于北固山的辛亥烈士陶骏保
时间:2013-05-07 00:00 来源:京江晚报 作者:晓祝 竺捷
  一方今年初刚刚在北固山公园向游人展示的“陶公祠”匾额,揭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北固山作为镇江第一个祭奠辛亥英烈的名山胜地,比起云台山建伯先公园还要早十多年。100年前,这里不仅建有辛亥革命中被冤杀的陶骏保烈士之墓,还有纪念他的祠堂——陶公祠。遗憾的是,因遭日寇空袭,又遭焚毁,陶骏保的墓及陶公祠早已荡然无存,无迹可寻,目前仅这块新发现的匾额可供游人凭吊。

  八将军中的文武全才

  镇江人都知道,赵声,也就是赵伯先,是辛亥革命的重要将领,对推翻封建帝制立有大功,被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追授陆军上将。其实,连同赵伯先和陶骏保在内,镇江在辛亥革命中共涌现出八位将军,其他六位分别是:冷御秋,授中将衔;李竟成,授陆军少将衔;马锦春,授少将衔;张斯麐,少将;解朝东,授少将衔;茅乃封,授陆军少将、宪兵上校衔。在镇江辛亥八将军中,陶骏保算得上是一位文武全才。

  据《民国掌故》、《辛亥镇江将军录》等文史资料,陶骏保,字璞青,生于1878年,卒于1911年。他19岁投身军伍,不久考入江南陆师学堂,毕业后任福建军政局参谋和武备学堂教习,林述庆为其弟子。1903年他随学堂监督(校长)徐绍桢回江南筹建新军,1905年任新军第九镇正参谋(参谋长)等职,1906年春加入同盟会,与赵声等人在新军中进行秘密反清活动。1911年革命军光复镇江,他应自己的学生、镇军都督林述庆的邀请,屈尊到学生手下任参谋总长,与林一道率镇军主力攻入南京。南京光复后,他按约赴上海与宋教仁、黄兴等人讨论北伐之策,不料被沪军都督陈其美以“汉奸”罪名杀害,使一位有大功于革命的人蒙冤而死。1913年,冤案平反昭雪,陶骏保被追赠为陆军中将,在北固山上建祠纪念。

  陶骏保虽系武将,亦很有文采,生前曾根据镇江古籍资料编撰《京口掌故丛编》二卷,另有词多首传世。

  因联军内部矛盾遭冤杀

  沪军都督陈其美枪杀陶骏保,系因联军内部争权夺利的矛盾而引发。其中林述庆居功自傲,是重要诱因。

  林述庆,字颂亭,又作松亭,福建人,清末任新军第九镇管带(团长),受赵声影响,倾向革命。徐绍桢是林的上司,时任新军第九镇统制(师长),驻南京,后被调往秣陵关。辛亥年间,林述庆、徐绍桢先后参加起义,徐绍桢率军攻打南京,被张勋打败,退至镇江、高资一带,残部被林述庆收编。徐绍桢屈高就下去见林述庆,林拒而不见。徐碰了一鼻子灰,只得去上海,求助沪军都督陈其美。9月21日,陈其美致电林述庆:“组江、浙、沪、镇各军合为联军,会攻南京,已推举徐绍桢为联军总司令,请编队协助。”林不以为然,拟公开反对。手下陶骏保、柏文蔚力劝,劝其以大局为重,暂且忍耐,林才勉强答应,接受了命令,表面属徐领导,实则阳奉阴违。

  浙江军队抵达镇江后,支队长朱瑞与参谋长吕公望同往联军总司令部谒见徐绍桢,请示会攻南京日期。徐绍桢这时候实际上为光杆司令,他面有难色,说:“我军被张勋击败后,只有120名陆战队员作为卫兵,这还是向海军舰队借来的,唯镇江临时都督林述庆,手下有一标(一个团)的兵力,你可往商酌。但因林与我不睦,你去不要谈及我。”于是,朱、吕二人去见林述庆,请定会攻日期。林借词推托,说徐绍桢处处与他为难,不肯发兵相助,留下了积怨。

  于是,陈其美便和程德全商议,准备干掉林述庆和陶骏保。南京光复后,陈其美以讨论进军北京的问题作为借口,邀请林述庆、陶骏保到上海面谈。陶骏保不知是计,乘坐马车前往拜会陈其美。陈其美在都督府大堂接见后,当即宣布陶骏保的“罪状”,指控陶骏保“在九镇进攻雨花台时,中途截留由沪运往的枪械弹药,以致九镇遭受极大牺牲,应处以死刑。”陶骏保大呼“冤枉”,但陈其美置之不理,未经军法会审,就将陶骏保在都督府大堂执行枪决。幸亏柏文蔚赶来,向黄兴、宋教仁、陈其美说明徐绍桢雨花台之役失败,与林、陶风马牛不相及,这才挽救了林述庆一条性命。后来,林去北京,被袁世凯以鸩酒毒死。

  狂妄自大的林述庆

  据史料,林述庆这个人狂妄自大。镇江光复后,时任江苏都督的程德全发檄文给镇江军政府,提出镇军要受程“节制”。林述庆怒不可遏:“德全衰朽无能,焉能成事。我难道是他的下人?这分明是藐视我!”将檄文撕碎。据陆小波先生回忆,因陶骏保曾通电一省不可有三都督,陈其美时为上海都督(属江苏省管辖),其认为陶骏保此举意在剥夺自己权力,心怀忌恨。

  林述庆为人亦很滑头,见江、浙、沪联军会攻南京,取得节节胜利,拥兵自重的林得知南京不日唾手可得,遂派柏文蔚领兵驻扎在南京太平门外,静待时机。当探知城内人心惶惶,驻防空虚,便于10月12日上午率先发兵夺门入城,占领两江总督公署,控制大清银行及电报局,并自封“宁军都督”。当时联军总司令部设在东郊马群,下午2时才发出开拔入城的命令,等他们抵达两江总督公署时,发现房屋均被镇军占领,而总司令部各部人员已几乎无立足之地,十分尴尬。无奈,徐绍桢只得暂住都督署后的二堂内,大门口的守卫,亦是由镇军担当。最可气的是,林述庆暗暗下令,自己出入时,按对待上级军官之礼,卫兵站队奏号、敲锣打鼓地迎送;而徐绍桢出入时,仅有站岗卫兵对他立正而已,这乃是对待中下级军官之礼。徐自觉难堪,遂自动将联军总司令部迁往咨询局。

  林述庆独揽大权,触犯众怒,为联军各部所不满,宋教仁前往调停,建议林取消宁军都督称号,由江苏都督程德全担任,林改任北伐军临淮总司令。10月16日,林述庆移交宁军都督大印,将大清银行、电报局等交由徐绍桢接管,徐改任卫戍总督。不久,南北议和,北伐之事就此搁置。

  袁世凯下令为陶骏保建祠

  据史料,辛亥革命胜利后,陶骏保的大哥陶逊写了《为胞弟璞青辩冤质问沪军都督陈其美书》,逐条批驳了当时公布的陶骏保“罪状”。陈其美无言以对,承认“追悔未由”,答应为陶骏保申请昭雪。在镇江,十一区总董、省议会议员殷宗渠等29人公电大总统,请求为陶骏保昭雪。在北京的参、众两院议员王立廷等22人也呈请国家给恤。1913年1月10日,大总统袁世凯做出批示:“将陶骏保交临时稽勋局议恤在案……照为国死事例,从优议恤,并将所叙事略交国史馆查照。”

  同年10月23日,袁世凯又下令:“国务院总理熊希龄呈,据王立廷等呈称:已故镇军总参谋陶骏保,光复镇江、南京等地,维持秩序,人民称颂,竟遭暴徒惨害,恳特予优恤等语。该总参谋顾全大局,赍志以殁,深堪悯惜。应准比照陆军中将阵亡例给恤,并于有功地方建立专祠,用昭崇报。此令。”

  据陶家后人回忆,陶公祠原先建立在北固山朱公(熹)祠西面的一块空地上,系一座用花岗岩和青砖精砌的楼房。正殿为楼上下各3间,中央安置一座1米多高的陶骏保铜像,上方悬挂大总统黎元洪赠送的“气壮三山”匾一方。室内还挂有副总统冯国璋所赠“丹心碧血”匾一块,以及楹联一副:“江山人物消残劫,风雨英灵起怒潮。”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段祺瑞也送“英姿飒爽”匾一方。于右任的楹联为:“一代英雄同归浩劫,千秋俎豆独配名山。”

  在陶公祠东边另建厨房两间,有草地一块、小园半亩,植以桃柳,种梅数十株,岭下半山处,还建有璞亭一座。据史料,陶骏保遗体原先是由镇江社会各界派专人赴上海,迎葬于镇江西郊高资的。祠堂建成后,墓也迁往北固山西侧。

  据对北固山历代碑文研究颇深的镇江市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会员、碑拓专家窦启荣称,如今与陶公祠匾额在一起陈列的还有好几块碑,分别代表着北固山一些早已消失的景点,据说都是从公园景点改造时拆下来的旧砖、石中发现的。公园方为加强保护,就用玻璃将其罩住砌在了墙上。记者注意到,由于现场对这些碑缺少相应的文字介绍,看上去还真有点让人莫名其妙。
锟斤拷锟洁辑时锟斤拷: 2024-05-23 03:56: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