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草蝦   盛雪:请达赖喇嘛尊者为王炳章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经过 2019-03-18 10:34:28  [点击:22003]
來源:禁聞網

盛雪:请达赖喇嘛尊者为王炳章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经过
达赖喇嘛佛法无边,王炳章君英名远播
—— 就有关我的失误的致歉声明
盛 雪

几天在达兰萨拉的参访行程非常紧密,这次行期也短,13日凌晨四点大家集合准备乘巴士经金庙到新德里的西藏村,经过18个多小时在夜里约十一点抵达目的地。因为启程后一个小时在黑暗中一个接一个急转弯的盘山道,晕车导致我偏头疼发作,一路上幸得朋友们的悉心照顾和诊治。到旅馆后短暂上网,看到有关尊者是否提名王炳章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讨论信息和一篇报道。由于身体极度不适,没有及时做出说明。14日除了配合民主中国阵线主席处理一些参访事宜之外,下午我们和印度某著名智库举行了会谈,就中国民主运动现状、中印关系、应对中共国际渗透、呼吁抵制华为等中共高科技公司、中共内忧外患等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会谈结束,我直接赶往机场飞欧洲,出席几个文学活动及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议。

首先我需要说明的是:请达赖喇嘛尊者为王炳章先生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一事是我个人行为,与民主中国阵线及任何组织无关。我从未在任何时候说过这是民阵的组织行为。另外,支持王炳章家人请托的薛伟、杨建利、秦晋三位先生没有任何责任,他们仅止参与了联合向尊者提出请求,事前的缘起与事后的失误都与他们无关。

感谢大家的关注和讨论,谢谢大家就一些疑虑提出的意见和批评。

我在前往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驻地访问前几天,王炳武兄到我家,我告诉他我将到达兰萨拉出席西藏抗暴自由日60周年纪念活动,并会随团觐见达赖喇嘛尊者。炳武兄介绍了在中共监狱已遭关押17年,仍在服无期徒刑的哥哥王炳章的近况,我们都认为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是保障王炳章安全的重要因素。中国民运先驱彭明和杨天水在中共狱中罹难,与缺乏持续的国际关注有关。这样的惨痛悲剧绝不能在王炳章身上重演。王炳武兄希望我在见达赖喇嘛时,代表炳章家人请求尊者提名王炳章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以增进国际社会对王炳章及中国民主进程的关注度。我郑重并愉快地接受了委托。

王炳武发来的设计精美的12页文件

考虑到薛伟、杨建利、秦晋三位民运领袖都是非常支持王炳章的,不如请几位一起向尊者提出请求,当即获得几位的支持

在旁翻译的才嘉先生为尊者翻开资料册让尊者看

我随后启程前往美国洛杉矶主持自由雕塑公园的六四纪念碑的揭幕仪式及奥斯卡自由人权奖的颁奖典礼。在继续启程前往印度的前一天,接到炳武兄发来的设计精美的请求达赖喇嘛尊者提名的12页文件。由于家庭打印机无法打印出来设计的效果,我暂住其家的朋友开车带我到打印店去打印出来装订成册,并抢着付了打印费。

抵达达兰萨拉后在参访行程中,我向接待我们的藏人负责人说明了我身负的请托。他们都建议我届时看机缘行事。

3月10日早晨,分别由薛伟、杨建利、秦晋带领到达兰萨拉参访的三个华人团体一起聚集在大昭寺广场,等待觐见达赖喇嘛尊者。我考虑到这三位民运领袖都是非常支持王炳章的,不如请几位一起向尊者提出请求,当即获得几位的支持。当时杨建利提醒说,据他了解,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已经截止。我说,如果今年来不及了,明年也一样,我相信王炳章家人希望尊者提名的心愿是不变的。

约8点多,在经过严格的身份证件核查后,大家进入一个摆放好了有名牌的椅子的会议室和尊者见面。

首先是大家聆听尊者通过才嘉从藏语翻译成中文的开示。尊者简短演讲后是听众发言和提问。在此环节我发言说了三点:1,我在推特、脸书发布了将见到尊者的信息,接到数百华人的留言,希望我转告他们对达赖喇嘛和藏人的祝福。鉴于中国的人权状况不断恶化,我请达赖喇嘛对中国境内的汉人说几句,给予他们以信心;2,薛伟先生、杨建利先生、秦晋先生和我受王炳章家人之托,请尊者达赖喇嘛提名已经在中国的监狱遭关押17年,仍在服无期徒刑的王炳章先生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3,请求达赖喇嘛在和桂民海的合影照片上签名。阿海于2010年随我带的华文媒体参访团访问达兰萨拉,我们一起受到了尊者的接见。他2015年被中共从泰国绑架回中国,他的女儿目前受到极大的压力和恐吓。我请求尊者给予她祝福和力量。

我请秦晋先生上前向尊者递上提名资料册和照片。在旁翻译的才嘉先生为尊者翻开资料册让尊者看。

接下来尊者做了令人感动的回复,大致包括尊者一直关心中国的人权状况,关注中国民主运动,支持刘晓波,会继续关怀中国人民追求自由民主(主办机构要求现场各团除了一名指定的摄影师外,任何人不准携带手机和相机,自然也不可能录音录像,因此我只能靠记忆。确定的发言内容以主办单位现场录像为准)。

由于当天是西藏抗暴60周年纪念日,尊者还要继续接见其他访客,随后是大型集会,因此才嘉先生宣布会见结束,大家按接待者的安排,分批与尊者合影留念。我和几位朋友是第二批与尊者合影留念的,因为我想最后也帮摄影师拍一张她与达赖喇嘛的合影照片,所以一直等到最后离开。才嘉先生在我离开之前对我说,将找机会把尊者签名的照片交给我。

会见当晚,我给王炳武先生留短信:我今天联合了杨建利、薛伟、秦晋,以我们四人的名义,代表王炳章家人,请求达赖喇嘛尊者提名王炳章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尊者接受了请求。王炳武回信:太好了!非常感谢!

以及如下几段对话:

王炳武:请代表我的全家向杨建利,秦晋和薛伟表示也我们的衷心感谢!
王炳武:当然,还要请你代表我们感谢尊者!!!
王炳武:看到你手里有一张你们四人和尊者的照片,可以发过来么?谢谢🙏!
盛雪:那个不是我们四人和尊者的照片,是2010年我带华文媒体参访团见尊者的照片,我请尊者签名给阿海女儿。阿海被中共从泰国绑架回国的。
王炳武:嗷。知道了!辛苦你了!
从这里我开始失误:1,我按照自己的愿望理解了尊者的意思;2,没有来得及与达赖喇嘛办公室进一步确认;3,没有嘱咐炳武兄先不要对外公布。

王炳武兄在推特发布这个消息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由于我在达兰萨拉的参访行程,大部分时间无法上网,待上网后看到大量中共五毛打手在此推下撒野谩骂,我相信,此事又触动了中共的痛感神经。因此我附言转推了:

谢谢炳武🙏🙏
非常幸运得到尊者达赖喇嘛的支持🌹
炳章名符其实💙
能够为炳章做些什么始终是我的心愿💜我会一如既往🧡
感恩薛伟、建利、秦晋🙏
转天自由亚洲电台香港一位记者来电采访,打到薛伟先生手机上,我没有问薛伟兄说了什么,我叙述了事情的过程,我说,我认为尊者接受了请求。我并把王炳武的电话号码发给他。

此时我意识到确实需要进一步核实确认,我庆幸采访报道并没有播出,应不会造成什么误会(我事后得知该报道确实上了网,但在极短时间内就撤下了)。我想找时间和炳武通话说明一下,让他先删除推文,耐心等待达赖喇嘛尊者办公室的进一步确认。但是由于在参访行程中,大部分时间没有网络,所以未能顾及。

12日下午我通过带团藏人和才嘉先生联系,但是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转天凌晨四点我就会随团出发离开达兰萨拉,我非常焦急,而且还没有拿到请尊者签名的阿海的照片。晚9点多和才嘉先生通上电话,他说阿海和尊者的合影照片放到了尊者寝室,尊者诵经祈福时会得到加持。关于为王炳章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事,才嘉先生回顾了尊者的讲话,认为尊者并没有答应,并说不知道提名对王炳章在中共监狱中的安全会有什么影响。

当天深夜我给王炳武语音留言说明了情况。

由于凌晨三点需要起床准备出发,而且在几天的参访行程中,民主中国阵线完成了在达兰萨拉实地和网络召开的全球第十四次会员代表大会和年度改选。所以这夜又没有睡觉。

13日凌晨出发后由于晕车头疼呕吐,昏昏沉沉大半天。中午在巴士车上借用朋友的热点上网,看到炳武回复说:

“知道了。不管怎样,如果能确认一下就好了。谢谢🙏!
噢,网上很乱。”
我于是上推特看了一下,才发现有很多延展曲解和恶意攻击的信息,最无法理解和令人遗憾的是某媒体的渲染描述和失实报道,居然把民主中国阵线也搅进去树立成被攻击的对象。

此事的全部过程如上所述,和尊者见面的场合有数十人在场见证,没有攻击者掏挖的阴谋诡计,更没有谩骂者自画的圈套陷阱。王炳章作为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开创者和中国人民苦难的肩负者,他值得任何荣誉;尊者提不提名,都自有他超脱世俗的考量和无边佛法的智慧;王炳章先生的英名只会进一步广传。

我为此事造成的失误和影响承担全部责任,薛伟先生、杨建利先生、秦晋先生以及民主中国阵线,完全是受我所累。我再次万分感谢并深切致歉。

有些人怀着莫名的心理对此事大肆渲染、无限曲解、恶意诋毁,难道不是在伤害达赖喇嘛尊者和王炳章先生吗?许多朋友看到这一现象都认为,这里不排除中共势力在背后推波助澜。

至于此事又一次引来蛇鼠蟑狸对我的围剿和撕咬,我在承诺王炳武兄时就做好了准备。你们尽管享受嗜血的快感吧,你们沉溺于这样的血腥不是已经数年了吗?

此事丝毫不会影响我对达赖喇嘛尊者的尊崇并继续支持西藏人民的自由事业,不会影响我对王炳章君的推崇和全力支持他并继续倾心救助他。

2019年3月15日凌晨
在阿布扎比酋长国国际机场转机中

。。。。。。。。

达赖喇嘛将提名王炳章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来源:
自由亚洲
作者:
高锋

!!!Image resized! Click here to see original image!!
!!!Original width:700 Original height:393 Retry times:1 !!!
2019年3月10日,西藏达赖喇嘛(右)答允提名王炳章竞逐诺贝尔和平奖。(王炳章亲属推特)

正在服刑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王炳章再度被提名竞逐诺贝尔和平奖,而提名人是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负责联系的“民主中国阵线”相信,来自北京的压力不会影响王炳章的入围机会。

在印度出席活动的四名民运人士,周日(3月10日)请求达赖喇嘛,提名王炳章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参与游说达赖喇嘛的“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透露,达赖喇嘛当场答应。

盛雪:这次是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他得知我要到印度来,有机会觐见达赖喇嘛尊者,我和另外几位来参访的朋友,包括“公民力量”的负责人杨建利,“汉藏学会”的负责人薛伟,“民主中国阵线”的主席秦晋,联合向达赖喇嘛尊者作出这样的请求,并且获得尊者的支持。

盛雪透露,早在三十多年前,王炳章与达赖喇嘛曾有一面之缘。

盛雪:在(上世纪)80年代,王炳章就觐见过达赖喇嘛尊者。从内心来说,他也非常希望王炳章获得这个荣誉,借此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运动。我就表达了,我们希望达赖喇嘛尊者可以为王炳章争取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他也接受了有关的材料。他说他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事情。

获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士未必一定可以成为候选人,诺贝尔委员会经评估后会制定候选人名单,和平奖得主则由投票产生。盛雪相信,即使面对外交压力,委员会仍会坚守道德标准。

盛雪:特别是在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以后,它在贸易、经济等方面对许多国家产生了影响,可是我相信诺贝尔委员会,有能力抗拒中共对它们的施压与渗透。和平奖不容中共玷污。现在已越来越多人意识到,中共暴政实际上对每个人都非常危险。

71岁的王炳章是医科生,改革开放后被政府送到海外留学,1982年在海外发起中国之春民主运动,发行民主刊物“中国之春”,其后成立的“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是海外成立的首个民运团体。

2002年王炳章在越南被绑架回国,其后被以“间谍罪”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3-18 10:37:2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