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露芦潞拢脪禄猫脡   脳冒脰脴脝盲脩脭脗脹脳脭脫脡拢卢陆脪脜煤脝盲脣录脧毛麓铆脦贸---露芦潞拢驴脥脤眉脗脹脪矛露脣 2023-03-18 23:59:24  [点击:1213]
尊重其言论自由,揭批其思想错误---东海客厅论异端
余东海

【责任】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是春秋大义之所在。是是、善善、贤贤是赞美肯定,非非、恶恶、贱不肖是破斥批判。赞肯一切真善美正,批判一切假恶丑邪,是文化人、君子人不可推卸的天职。孟子说:“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消除歪理邪说,排斥错误的行为,批驳放纵的言论,是“正人心”的需要,圣人之徒有责焉。孟子时代,杨墨影响和危害最大,孟子距之;现代歪理邪说特别丰富,泛滥成灾,儒者都有批判的责任。东海无不辟,又以辟蚂为主。蚂影响和危害最大故。吾岂好辩哉?不得已也。注意,对于各种异端外道,尊重他们的言论信仰自由与批评他们的言论信仰错误,并行不悖,两不相碍。侵犯或剥夺他们的言论信仰自由,是不尊重;不批评错误的言论信仰,是不负责任。儒家两免焉。

【异端】《传习录•巳下门人黄省曾录》:“或问异端。先生曰:与愚夫愚妇同的,是谓同德。与愚夫愚妇异的,是谓异端。”王文成公此言并不究竟,易滋误解,不如吾所说,与仁义之道同的,是谓同德;与仁义之道异的,是谓异端。仁义之道即尧舜之道、孔孟之道,中庸之道,圣贤君子之道,内圣外王之道。故相对儒家而言,其它学说无论正邪,皆可称为异端。

【异端】凡是异乎儒家文化、仁义之道者,皆异端也。孔子辟隐士,孟子辟杨墨,程朱辟佛道,都是尽辟异端的责任。但显而易见,不同时代所辟对象不同。今时今世再来辟隐士杨墨佛道,则显然不合时宜。而今马家当道于中国,伊教泛滥于世界,这才是当今天下所应辟。特别是马家,应成为吾儒辟异端的主要对象。异端有正邪善恶之别,相对于马伊,杨墨耶教皆不失为正。佛道有得乎天道,自由主义立足于人道,颇为可贵,堪称三大正派,与儒家虽有大异,又有大同,可以为儒家之友、中华之辅。对此三家,不完全认同理所当然,但若完全不认同,完全反对,则大非所宜。论理论利,皆非所宜。论功利,与佛道和自由主义为敌,那是以友为敌,将儒家孤立起来,为儒家复兴和中华重建自造不应该存在、没必要存在的障碍。

【答客】有厅友言:“天下事理要實事求是,異端邪說就是壞破天下事理。就亂套了。”东海答:邪说都是异端,异端未必皆邪。对于异端,宜辨别其正邪善恶而区别对待,对其正善者宜有所肯定。这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儒者可以唯儒独尊,唯儒独中,不可以唯儒独正,其余皆邪,把所有异端一概斥为邪说。

【答客】有厅友言:“攻击异端,是对学术大有害。——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所以所谓好立异端者,已经背叛孔子教了。已经不是儒家徒了。孔子是叩其两端,取其中。”东海曰:这是歪解孔言。凡异乎四端之心、仁义之道者,皆异端也。关于“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这句话,众解纷纭,吾以为《论语集解》和《四书集注》的解释最符合孔子原意。《集解》:“皇疏云:攻,治也;异端,谓杂书也,言人若不学六籍正典而杂学于诸子百家,此则为害之深。”《集注》云:“异端,非圣人之道,而别为一端,如杨墨是也。其率天下至于无父无君,专治而欲精之,为害甚矣!”古来没有“不学六籍正典而专治异端杂学的大儒,可以侧面证明《集解》和《集注》的正确。历代多数大儒都能辟异端。至于孔子说“叩其两端”、“执其两端”,那是方法论,并非孔子将异端视为一端而叩之执之。

【态度】儒家海纳百川,并非与大海一样毫无分别地吸收容纳一切。儒家的海纳有两个前提:一是坚持仁本主义立场和原则不动摇,坚持内圣真谛、外王大义不动摇;二是明辨是非善恶不含糊,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不含糊。儒家能取一切精华,不取糟粕;充满宽容精神,不容邪恶。对于邪恶的东西,文化人有责任依理批判之,历代大儒都有批判邪恶的文章;政治家有责任依法惩罚之,义刑义战都是惩罚邪恶的手段。

【态度】如果儒家海纳百川包括容纳邪恶,容纳商韩马列,岂非成了藏污纳垢之所,还是儒家吗?在孟子时代,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在马家时代,能言距马列者,圣人之徒也。反过来,不能言距马列者,就不配为圣人之徒,至少不配为君子儒。当然,批判马列和各种歪理邪说,与尊重和维护它们的言论自由不矛盾。吾儒主张思想问题思想解决,不能通过封口禁言的方式解决,更不能法律解决。吾早就指出,思想言论领域就是法外之地。这里的法特指刑法。

【态度】欢迎异端儒家化,严防儒家异端化,严防异端披上儒皮。这是东海面对所有异端外道的基本态度,对马家也一样。欢迎马家儒化,严防儒家马化,严防马家披上儒皮,冒充儒家。马家要实现儒化,就必须彻底放弃其文化立场、价值标准和基本制度,弃旧图新,认祖归宗,重新做人。马家原来的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之类邪说恶制,绝不允许带入儒门。

【态度】置身于反常社会,欲奉持正经正道、坚持正言正行而又不得罪人,不可能也。生平虽不愿得罪人,也不怕得罪人,大半辈子得罪的人多了。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我行我素,顺其自然。世俗之毁誉,朝廷之态度,此生之贫富贵贱荣辱安危,一切置之度外。吾有六不足之说:得失不足计,安危不足虑,极权不足畏,恶法不足惧,人言不足恤,妇言不足听。

【史眼】孔子批隐士,程朱辟佛道,王阳明、王夫之接着辟,各有其必要性和历史意义,不可不知。儒生轻浮讥议,未免不识好歹。不过,世易时移,现在再来辟佛道,就不合时宜了。现代异端层出不穷,危害更大。危害最大者,非马家莫属。这才是吾族吾国心腹大患,正人君子必须严辟的对象。能言距马列者,圣人之徒也。相比马列,佛道之弊不足道矣。若不能友之,亦不妨任之。未来儒家为政,还当引以为辅。当然,对于儒家与佛道的区别,理论上有所澄清也是应该的,只是不要因此模糊了儒家的主要责任。

【史眼】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学儒不一定都能成为儒者,如果立足不牢,也会中道而废,或似儒非儒,或转向外道。古代杨墨两家、秦晋法家,古今佛道两家,现代蚂派自由派,学过儒的人很多。外道有正邪善恶之别,秦法家和蚂主义是最为背儒而驰的古今两大邪道。出自儒门而转向它们,就是儒家叛徒。

【史眼】儒智以正知正见为基础,正确的文化道德知识和思想理论,都属于正知见,都是儒智的基础或重要组成部分。仁者必有智,面对任何异端外道,必能拥有道义和理论的双重优势,居高临下,浩气凛然而辩才无碍。如果理论上捉襟见肘,辩不过异端外道,说明智不足,需要加强学习思考。

【圣贤】圣贤有中道和外道之别。孟子曰:“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这里的说的伯夷和柳下惠,就非中道之圣。春秋战国时期被称为贤者和贤相者,大多亦非中道之贤。如管子晏子子产,皆法家之贤者。法家可分为正邪两派:商韩派公开反儒,为邪;管晏派假借仁义之名,为正。法家邪派中都是盗贼,正派则不乏贤者。

【乡愿】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从善如流,疾恶如仇,是相辅相成的一体两面。不能恶恶贱不肖则不能善善贤贤,很容易沦为乡愿。学儒而成乡愿,不如不学。朱子说:“人未说为善,先须疾恶。能疾恶,然后能为善。今人见不好事,都只恁不管他。民之秉彝,好是懿德,不知这秉彝之良心做那里去,也是可怪!”

【乡愿】乡愿有相辅相成的两个特征,一是乡人皆好之,博得大家一致叫好;二是见谁都说好,好好先生。《世说新语•言语》注引陈录《善诱文》:“后汉司马征不谈人短,与人语美恶皆言好。”注意,不为乡愿,亦不可沦为乡讪,见谁都说坏,对君子小人都要诽谤,乡人之善者不善者皆恶之。乡愿乡讪,皆不足道。

【乡人】乡愿乡讪,表现相反。乡愿热衷于赞誉,对谁都赞扬有加,包括盗贼暴君;乡讪热衷于诋毁,对谁都批判否定,包括圣贤君子。两者同归于妄,不真不诚,妄言妄语,皆乱德者,皆德之贼,不可与入孔孟之道。关于乡愿,孔孟各有介绍,兹不赘。乡讪一词出自扬雄《法言•渊骞》:“妄誉,仁之贼也;妄毁,义之贼也。贼仁近乡原,贼义近乡訕。”汪荣宝义疏:“《説文》:訕,谤也。是訕即妄毁之谓,无往而为訕谤以取憎於人,行为与乡原相反,而贼德则同,故名之曰乡訕。”与乡愿乡讪都讲不成理。乡愿无善无恶无是无非,一切歪理都讲得通;乡讪有恶无善有非无是,一切道理都不成立。与乡愿讲理,任何歪理邪说,都可获得赞扬肯定;与乡讪讲理,任何仁言义语,都会受到批判攻击。

【思想】除了中道圣贤,谁无思想问题?古今中西绝大多数人的思想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轻则偏颇,有失中正;重则反常,背天逆理。如何解决思想问题,是摆在所有学说和政治面前而必须面对的关键问题,也是检验一种学说和政治之品质至关重要的标准。以恶制恶法和暴力解决思想问题,是古往今来所有邪说和恶势力不约而同的共同特征。在以言治罪、以力服人方面,极权主义最为拿手。儒家主张道理最大和以理服人,同时思想问题思想解决。必要时可以纪律解决,唯独不允许刑法解决。这也是现代文明基本原则,堪称中西文明共法。中华文明在家天下时代,未能给言论信仰自由提供刚性保障,但大多数王朝,民众言论信仰自由度颇高。官员相对较低,也是礼所当然。官员言行非礼,自当依礼处罚。

【异端】凡非仁道,皆为异端。古今中西,异端多多。论影响,有大小深浅之异;论性质,有正邪善恶之别。故吾儒对于异端,是否批判,如何批判,因时因地因不同异端而异。对于影响浅小者,一般不予批评,置而不论;对于性质正善者,既有批评又有肯定,如对佛道和自由主义;对于异端中邪恶而影响危害巨大者,严厉批判,一批到底,如对马法。

【异端】儒家有立有破,大破大立,破立并重。要树立中道,就必须批判异端,批判一切不仁不义的思想。许东厅友言:“所谓异端,失之毫厘也是异端。这个争议,是在高处的争议,不是否定佛道的主体价值,主体价值中互相学习借鉴的东西很多,道并行就是此意。但是到了高处,只有一个道,稍有差异就有不同,后果非常严重。异端不是异己,错误认知不论是谁的,都是异端,自己的错误认知是最大的异端。对人而言,辟错误认知是永恒的,学习借鉴别人也是永恒的。孔子既师老子,也辟老子,如此他才是中道圣人。”这段话说得精彩,录此共赏。
关于孔子师老子,吾认为是道家自我贴金。但孔子向老子问过礼,应是事实,就像入太庙每事问一样。就问礼这个意义上,说孔子曾师老子,也无妨。孔子亦未直接辟老子,但孔子辟隐士,辟道家思想,亦可以视为辟老子。

【判教】儒家对于异端外道,从跡上考是一个办法,但局限性很大。要予以准确批评,除了考察其实践之结果,还要深入其理论之堂奥。东海曾经深入了解佛道、商韩、马列、毛鲁诸家思想,了如指掌,所以判起教来,自然理据充实,赞肯既如理如实,批判亦理直气壮。吾以仁本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严批马学毛思,温批佛道诸家,异议蒋杨诸君,都是堂堂之阵正正之旗,顺乎天道合乎人道,考诸孔孟而不缪,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
2023-3-10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317202355257.ht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