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脭酶陆脷脙梅   戮媒脰梅脕垄脧脺脰脝脦陋脢虏脙麓戮脠虏禄脕脣脢脌陆莽拢驴 隆陋隆陋录忙虏碌鲁脗脩锚鲁卤 2023-05-23 23:16:36  [点击:1845]
君主立宪制为什么救不了世界?

——兼驳陈殃潮





异议人士中有一派君主立宪派,认为君主制要比共和制优越,并认为君主立宪制是世界上最优越的政治体制:连美国都应该实行君主立宪制。。。



陈泱潮就是这一派的典型代表。多年来陈泱潮把君主立宪制捧上云端,沿街叫卖他那自相矛盾的、无人问津的“新五权虚君共和方案”不遗余力,吹嘘这是能“开万世太平”的制度。

其实陈泱潮的“新五权虚君共和方案”名字就有着严重的语病:何谓虚君共和?如果有君主就不是共和制,反之亦然。看其“虚君”方案的内容,陈泱潮所追求的,无非就是比较彻底的君主立宪制,也就是君主的权力虚化比较彻底的君主立宪制。

那么君主立宪制是否能够拯救世界,“开万世太平”呢?看看今天的君主立宪制结出了什么果子吧:

陈泱潮最为标榜的、君主立宪的样板英国和日本,今天双双深陷全球主义堕落文化的污泥:女权主义、极端环保主义、性变态、无神论、奶嘴文化。。。泛滥成灾,日本更因此深陷严重少子化泥淖,滑落重度老龄化社会迄今无解;可以说,今天的英国、日本,除了政治文化不像美国那样暴力和厚黑(动辄暗杀、司法政治化)之外,几乎染上了共和制政客政治的的一切弊病——短期行为、不择手段是其标志性特征。

而“虚君”比英国更彻底的君主立宪制样板——北欧三国:瑞典、挪威、丹麦是否成了天堂?是的,是西方左派(反传统派)的天堂,女权主义、极端环保主义、性变态、无神论、奶嘴文化。。。等这些全球主义堕落文化在北欧的泛滥,以及福利社会主义的程度,北欧皆比英、日有过之而无不及:诚如“大树底下难长草,在福利社会主义重税的压迫下,北欧沦为个体户无法做生意的地区,社会活力基本丧失殆尽。迄今为止,北欧是全世界非共产党国家中最为左倾的地区。

试问,北欧样板的君主立宪制,为什么不能阻止北欧的左倾和堕落?为什么不能防止国家偏离正轨?



长期实行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为什么照样染上共和制国家政客政治的弊病?因为随着君主实权的丧失,君主不再能够决定国家的大政方针,不再能够参与政策的制订,因此失去了影响国家走向的能力,而影响国家走向的能力,全部掌握在依靠选票上台的政客手里。

由于民选的主政者,任期通常只有四、五年,连任不超过两届,因此他们对推行功在长远的利国利民政策,缺乏兴趣和热情。因为推行这种政策往往得罪选民,吃力不讨好,而且“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自己享受不到政绩的荣光,即便政策能延续下去,结出了好果子,得到甜头的也是身后的领导人,徒为别人“作嫁衣裳”。

更何况,因为任期短暂,自己推行的长远的利国利民政策,也容易在自己任满后遭继任领导人推翻,导致功亏一篑。

民选+任期政治的这种特点,自然容易令有抱负的政治家心灰意冷,而令大多数政客根本没有兴趣去思考和探索利国利民的长远之道,于是纷纷短期行为:怎么得选票怎么搞,甚至靠迎合选民的劣根性上台!

因为制度性地鼓励政客的短期行为,民主政治非常有利于资本寡头和财团(如索罗斯、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之流)及共济会这样的邪恶精英集团对政权的操控,令国家对全球主义反人类堕落思潮丧失抗体。

这就是现行民主制度的重大弊端之一,不管是君主立宪制,还是共和制。

由于实行君主立宪制之后,君主丧失了实权,丧失了影响国家走向的权力,全部掌握在依靠选票上台的政客手里,这和共和制完全一样。因此,实行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当然会染上共和制国家政客政治同样的弊病。

既然实行君主立宪制之后,君主丧失了影响国家走向的权力,当然也就同样无法防止国家偏离正轨了。今天,英国、日本及北欧的君主立宪制国家,跟美国、法、德等共和制西方国家一样,都大步走在全球主义反人类堕落的作死道路上。



可见君主立宪制不可能救世。试问,而陈泱潮引以为荣的君宪样板英国、日本,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可能拯救世界呢?

而君主立宪制的样板北欧,更是左倾堕落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

异议人士不应该过份拔高君主制VS共和制的“优越性”。其实,比之共和制,君主立宪制的优越性是很有限的,它只不过多了“虚君”这一国家和主体民族的人格化象征,对于维系传统民族国家的团结和传统文化(礼仪风化),有一定的作用;但是这种作用是很有限的,而且往往局限于文化的外观:

试问,英国王室能否阻挡苏格兰的分离运动呢?试问,英国、日本和北欧的王(皇室),对阻挡全球主义左倾思潮对本国的侵袭渗透,起了多大作用呢?只能说是作用微小。

君主立宪制之所以不能保护民族传统文化免遭全球主义反人类文化的侵袭,之所以不能保障国家行走于正途,主要原因是君宪制下君主权力的虚化:

既然实行君主立宪制之后,君主丧失了影响国家走向的权力,当然就无法保护国家的传统文化,无法防止国家走上歧途。

有人说,既然“虚君”不能防止共和制的弊端,那么赋予君主一定的实权,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问题是,君主不一定是民族国家传统力量的代表,这是君主制更为根本的缺陷之一。因为君主之所以成为君主,得自于血统,而非得自于信仰价值观,因此,君主完全有可能是一个反传统进步主义的左派分子,一旦作为国家和民族人格化象征的君主,是反传统的左派分子,一旦其拥有了一定实权,其对国家民族的祸害,恐怕会大大超过只有短短几年任期的全球主义反人类政客!因为君主是终身制。

而且,因为君主制没有选举,无法选拔聪明的人接任,继任君主单纯靠血统上台,就会难免造成司马衷、朱由检那样的弱智君主临朝,从而铸成大错。

历史上一旦错误的人登基当了皇帝(国王),而导致灾难甚至亡国的例子比比皆是,如:如德国的威廉二世、中国的秦二世、司马衷、朱由检。。。现任的泰国国王拉玛十世硅吉拉隆功,就是一个乌烟瘴气的进步主义者。

顺便不能不指出的是:比起民主共和制,实权君主制的大优点,是国家政策具有长远性和连贯性;但它同样具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一旦错误的人成了君主,对国家的祸害会很巨大,且缺乏修错能力;而民主共和制则可以通过几年一届的选举修错。

因此也不宜过份拔高君主制的优点。

综而言之,君主制,不管是君主立宪制,还是实权君主制,都不能免疫共和制政客政治的弊病,也不能防止国家偏离正轨,其根本原因,是君主不一定是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的保守者,因为君主之所以能登基,是因为血统,而不是信仰价值观。

要修补这种缺陷,一个能够拥有实权,且能够长期执政的统治者,就必须从具有信仰价值观的小圈子精英中选举产生,而不能单纯地依靠血统上台,这样才能同时确保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的保守者+聪明人执政。

从保障国家不偏离正轨(先不论什叶派伊斯兰是否正轨)的角度看,伊朗的现行体制,无疑是最理想的体制:

伊朗的最高领袖,只能从什叶派伊斯兰教教法学家中小圈子选举产生,掌管全国武装,终身执政监国,而伊朗总统在选举资格委员会的审查下,由大选产生,伊朗总统只有总理的职权。

中共垮台后,中国应该借鉴伊朗的模式,实行国师监国+民选总理的体制:

中国的最高领袖——中国国师,由汉民族主义国学(汉学)学会的国学家精英小圈子选举产生,掌管全国武装,终身执政监国;而中国总理在选举资格委员会的审查下,由大选产生,五年一届。



这种模式才能够同时抵御共产主义和西方全球主义反人类堕落病毒,才能够把中国送上真正复兴的正途。





曾节明 2023.5.23 凌晨暖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