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露芦潞拢脪禄猫脡   卤盲禄碌脢脗脦陋潞脙脢脗拢卢禄炉脛忙脭碌脦陋脣鲁脭碌---露芦潞拢脤卢露脠 2023-06-01 07:16:04  [点击:2643]
变坏事为好事,化逆缘为顺缘---东海态度
余东海

【人生】生平有三怕:一怕对不起人,如受人之惠无以为报,答应人的事没办到;二怕没尽自己的心,该说的话没有说尽,该尽的责没有尽到,没有让生命意义最大化;三怕得罪或伤害正人君子。生平心直性烈,危行危言,真话直发,得罪人无数。得罪特权阶级和邪恶之徒无所谓,但也难免得罪一些正人君子,甚以为憾。明里暗里敌视诬蔑东海者,不乏正善之士。想起召公对周公都会产生误会,何况极权社会,大家都非圣贤,也就释然了。一切顺其自然、交给时间吧。

【人生】吾尝言自己的安全度高于大多数人,包括精英群体。亲友们大多不信,以为是玩笑话、吹牛话或宽慰他们的话。殊不知,这是一种道德自信和因果自信,也不乏事实证明。当年海外明韵推出一款强政治性的天鹅绒网选总桶游戏,吾报名参选。吾当然深知虚名实祸之理,但在绝大多数中国人连这样的游戏都不敢玩时,敢不挺身而出,奋勇一玩,作个示范。记得当时是这样拜票的:“如果你爱我,请投我一票,众志成城,把老枭投成网选总统,把中国推向文明之域;如果你恨我,请投我一票,虚捧实杀,把老枭投进中共监狱,把中国投入炼狱之火。”当选之后风声鹤唳,国内参与游戏者纷纷被喝茶或逮捕,还有人被重判。有忘年交戏言做好了往狱中为东海送酒的准备,吾自己亦做好了入狱的准备,并发出《请抓主犯余樟法》的叫嚣,主动求抓,但始终没有等到被抓的机会。两年多之后,确定当局不会因此罪吾,吾才发出《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结束游戏。从个人角度讲,马帮三代当局和有关部门可谓法外开恩。

【风流】风流者,风行水流也,形容一种潇洒倜傥、顺其自然的人生态度。往者无将,来者无迎。如镜如钟,物来斯应。曾国藩有言:“当读书,则读书,心无着于见客也;当见客,则见客,心无着于读书也。一有着,则私也。灵明无着,物来顺应,未来不迎,当时不杂,既过不恋。”明道先生《定性书》云:“廓然大公,物来顺应。”。《菜根潭》云:“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这都是儒家的风流。东海待人接物,故旧无大故则不弃,但若故旧弃我辞我而去,则亦不留,至少不强留。网络上和现实生活中都一样,既不绝缘,也不攀缘,一切随缘。

【有感】自由派朋友往往缺乏道德成功之念,把人生的成功单方面寄托于自由事业。事业一时无望,便很容易陷入白费心力的懊恼和一事无成的悲忧,甚为他们憾。他们不知道,所有慈善、公益、正义事业特别是自由事业,最有助于立德成仁,而自立自达、自我安立、自得其乐则是仁德最重要的功能。古人云,不乐不是学;东海曰,不乐不是德。德者,得也,得乎天道,享有天爵,自然无入而不自得焉。得乎道而乐,其乐曷已。这就是孔颜之乐。此乐无所倚,不受环境影响,不受贫富贵贱成败毁誉的影响。欲得此乐,唯有学儒。

【真儒】话术有效也有限。在真儒面前,再高明的话术,包括缘饰仁义道德的话术,也起不了作用。就像白骨精,无论变成什么模样,逃不过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又像孙悟空,即使变成山神庙,终究藏不住猴子尾巴。真儒有二真:一是德真,真金不怕火炼,真心不怕妖魔;二是理真,法眼明辨,不受人惑,不被任何歪理邪说所惑。邪说即使披上儒家的外衣,面对真儒真理,难免捉襟见肘。

【服人】君子达则兼济天下,有必要、有责任以德以理服人,以铸成基本队伍,夯实社会基础。要以德服人,必须以身作则;要以理服人,必须通达中道真理和王道大义。穷则独善其身,无权无位的时候也要立德讲理,但没必要服人。能不能服人,别人服不服,顺其自然可也。学行是为己,立德是为己,讲理是尽己之心,服人只是立德讲理的副产品。就像东海,要人服从干什么?服我者希则我者贵,越没人服我,我越轻松自在,独来独往独立,无忧无虑无责。相反,服我者众,于个人未必是好事。想当年被自由江湖推为码头总桶,有关部门如临大敌,左右前后都有眼睛。谁若以为好玩,不妨挺身一试。

【人生】二十多年前,东海目空天下,狂妄绝伦。酒徒狂徒亡命徒,非虚言哉。有老前辈下问个人理想愿望。答曰:国家自由化。说这是政治理想,不是个人理想。吾说个人理想就是要言论自由。实在不行,有言论特权也好,有反马辟马的特权。对方哭笑不得。古往今来,想要骂人的特权,或许吾是第一人吧。当然,那是酒后戏言狂言。在极权社会,任何人都不可能享有言论自由,不可能享有说真话、反极权的言论特权,东海又焉能例外。

【言论】言行正确与否,非常重要。系辞说,言行是君子之枢机,荣辱之主。关键着人生之成败,主管着荣誉和耻辱。言论和行为同样重要,对于文化人来说,言论正确与否,特别重要。正确的言论,多多益善,立言有助于立德立功。有其德必有其言,言论高度正确是君子两大特征之一。至于错误言论,当然越少越好。言论有误,包括评论古今人物有误,都有口业,都会造妄语业,招来相应的报应。祸从口出,自作自受,此之谓也。作淫书作邪书者,大多没有好下场。

【是非】儒家最重是非之辨。孟子说:“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无是非之心,非人也。”不明大是大非,做人都没资格,遑论明道。王文成公说“良知知是知非”,不知是非就是没有良知。陆象山说:“学问须论是非,不论效验。如告子先孟子不动心,其效先于孟子,然毕竟告子不是。”(《陆九渊文集》)学问固要论效验,但必须先论是非。是非不明,虽有效验,终究不行。颜习斋说:“立言但论是非,不论异同。是,则一二人之见,不可易也;非,则虽千万人所同,不随声也。岂惟千万人?虽百千年同迷之局,我辈亦当以先觉觉后觉,不必附和雷同也。”(《颜元集》)论及是非,谢叠山有一段话精光闪烁,录此共赏。他说:“人可回天地之心,天地不能夺人之心。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逆顺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志之所在,气亦随之,气之所在,天地鬼神亦随之,愿养吾益自珍重。儒者常谈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极,为去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正在我辈人承当。不可使天下后世谓程朱之事皆大言无当也。”(谢枋得 《与李养吾书》)

【真理】说真理是文化人的天职,也是文化人扩大思想影响、建立道义形象、成就良知光明最重要的法门。真理也是真话,只是话语品质比一般真话更高。说真话只要胆子够大就行,说真理还要智慧够高才能。故吾尝言,文化人不说真话是不行的,仅说真话是不够的,还应该不断提高真话的品质,让说出来的真话合情合理,下合人情,上合天理。儒家四书五经阐述之理都是真理,归本于天理。要说真理,就要知儒理,明天理。知性知天、学达性天就是明天理。文化人成就自己的另一个法门是做正事,将真话落实到行为实践中去,怎么说就怎么做,怎么做就怎么说。说真理、做正事就是为自己种善因。

【真理】世人普遍认为,一个人的抗风险能力取决于其权力财力。权力财力固然很重要,但不是决定性的,道义力才是决定抗风险能力大小的关键。权力财力可以锦上添花,但不能雪中送炭。大不义之权力财力,还可能成为人生最大的风险。道义力是道德内力、正确理念、利他精神和道义形象的统一。培养和提升道义力的方法主要有二:一是正言,说正确的话,说真理;二是正行,走正确的路,做正事。真理说多了,正事做多了,道义力就会强大起来。道义的强大,在正常社会当有相应的权力财力,在反常社会也不难战胜艰险,独善其身。故吾尝言,道义的强大才是根本性的强大,个体如此,国家亦然。

【责任】圣贤没有门户之见。孔子辟隐士、孟子辟杨墨、程朱辟释老,绝非对杨墨释老们的诋毁,而是如理如实的判教,是为了更好地彰明中道真理和人道正见,是圣贤君子应尽的文化责任。认为孔孟程朱们怀有门户之见,那才是狭隘之见、聋盲之见。以小人之心度圣贤之腹,此之谓也。同样,东海虽非圣贤,但辟蚂,辟耶伊,辟儒家人格神论,亦非门户之见,而是为儒家为天下后世负责!

【幸福】被人记挂着是幸福的。被善人关心,被正人尊敬,被老辈庇佑,固然是福;被小人诬蔑,被盗贼恐惧,被邪恶迫害,同样可喜,都说明生命的分量。孔子就是被千秋万代地记挂的人。乱臣贼子惧之,邪教暴君诬之,反儒派仇敌之批判之,丝毫无伤孔子的光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置身非正常社会,居然没有人记挂,那才是可悲可耻的,意味着自己太过平庸,完全无足轻重。

【考验】极权主义环境黑暗险恶,却是对人格最好的锻炼考验。是随波逐流堕落下去,还是不移不屈挺立起来,人格的高低、生命的质量由此而别,小人君子由此而别。堕落败坏无底线,是对人生最大的辜负和浪费;挺立上升无止境,艰难险阻就是最好的助力。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变坏事为好事,化逆缘为顺缘,君子无入而不自得,此之谓也。这是最坏的时代,无数生命被外力或自己草菅;这又是最好的时代,为圣贤君子提供了最好的锻炼和考验。

【人生】二十多年前曾立志和发誓,要为重建中华而奋斗。重建中华的第一步是为民权自由提供刚性保障。自由权中,言论自由最为重要。遗憾的是,这个自由不仅在马家时代完全丧失,在明清两代严重残缺,在其它儒家王朝也往往得不到尊重。故永久终结防民之口、以言入罪的历史,将是重建中华的重中之重。东海有生之年未必有机会看到中华的重建,唯希望越来越多的儒生知道言论自由的重要,也希望马帮高层能够意识到防民之口、以言入罪的反动和可耻,对老百姓多一点宽容,对文化人多一点雅量。

【人生】对于谤誉的态度,东海经历过三个阶段。最早是乐誉而厌谤,誉来则喜,谤来则怒,人之常情也。继而谤誉皆可乐,以“誉满江湖谤满江湖”为得意,名心难化也。继而任谤而惧誉,谤来倒无所谓,过誉怕受不起。今似渐有谤誉任自然的气象。誉也好谤也好,风行水流,了不挂怀。不知这是否耳顺之征?

【寄望】最希望儒友厅友们者三。其一、有度量,开阔胸襟,休休有容。纵无天地之量,也有江海之量,或者钟鼎之量,至少有釜斛之量,不至于斗筲之量,鼠肚鸡肠。其二、有自由之心,并且达自由之理,志自由之愿。有机缘则实践之,无权位则弘扬之。其三、有人格之美,纵不能为君子豪杰,也不失为正善之士,不至于小人而龌龊。三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置身客厅之中,依然鼠肚鸡肠、昧于自由和人格败坏,那是双重辜负:既辜负了东海的婆心,也辜负了自己的机缘。2023-5-29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于北京之春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531202353421.ht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